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你不过是夜家的一个没用的废物,留着你只会给夜家带来无尽的麻烦,爹爹不过是大义灭亲罢了。”夜婉晴连忙道:“何况你把叶城搅得鸡犬不宁,民不聊生,别以为皇上到现在还会护着你!”

    夜夕烟眸色一一扫过夜婉晴和夜振风,眸色冰冷如极地的寒冰。

    “好,很好,既然你们对我不仁,我又何须对你们讲义?”

    倏然,夜夕烟身形一动,便掐住了夜婉晴的喉咙,快的几乎没有给任何人反应的时间。

    瞬间,夜婉晴只觉得自己整个人似乎被丢到了火炉里,她想要向父亲求救,可是却发现自己的嗓子干涩,却是发不出一点声音!

    夜夕烟脸上露出一丝轻蔑的笑意,她还不清楚夜婉晴所说的灵识是什么东西,只是即便是没有那些,对于她这个顶级杀手而言,想要杀了夜婉晴也绝非难事。尤其是,在对方看不起自己的时候!

    烤肉的味道传出的时候,禁地里的众人才反应了过来,只是却没有人敢上前,夜夕烟的眼神太过于凌厉,那就像是地狱里走出来的恶魔一般,原本还在看热闹的夜家家仆竟是无一人敢上前。

    就在夜婉晴觉得自己就要被活活烧死的时候,却是忽然间觉得扼着自己的手一松,朦胧之中,夜婉晴看到来人,连忙道:“大哥救我!”

    大哥?夜夕烟皱了皱眉,属于这具身体的回忆慢慢涌入脑海,眼前俊眉朗目的年轻男子是夜振风的义子夜明洛。

    名义上是义子,可是夜家众人却知道他其实是夜振风的私生子,因为有修炼玄术的天赋,在夜家地位较高,起码作为一个私生子而言,地位比夜夕烟这个嫡女还要高出许多。

    “烟儿,快放开婉晴。”夜明洛脸上神色可谓是悲喜交加,只是夜夕烟却并不想知道为何这副模样。

    “放了她,那我找谁报仇?”

    夜明洛愣了一下,他素来知道夜夕烟性情嚣张,可是却也从来不会这般弑杀的,看到夜婉晴小命去了一半,夜明洛更是着急。

    “婉晴只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,她还是小孩子,烟儿你不要跟她计较!”

    可笑!夜夕烟冷笑一声,“拿嫡姐的性命开玩笑?小孩子?既然这孩子从小教养的就不好,那就干脆再投胎得了!”说着手腕一动。

    夜明洛大惊,自己抢救来不及,眼看着下一秒夜婉晴脑袋就是要和脖子分家,却见夜夕烟蓦然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因为失去桎梏而终于得到了自由的夜婉晴砰然倒在了地上,一动不动却不知道是死是活。

    手臂之上有一根牛毛般纤细的银针,来无影一般。夜夕烟没想到众人之中竟是还有高手,自己竟是着了道。

    大意了。

    手臂上的麻痹之感越来越强,夜夕烟面上却还是那般风轻云淡,没有露出半点端倪。目光扫视众人,最后却是落到了刚刚到来的两人身上。没有杀意,可是实力却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“残害胞妹,丝毫不念及姐妹之情,夜夕烟你哪里还有半点将军府大小姐的气度?”

    淡淡的指责声是从一白衣胜雪的男人口中发出的,他一身白衣缥缈宛如谪仙,即便是动了怒意却还是不减分毫的气度风华。

    “我如何,关你屁事。”

    “放肆,怎么敢这样对洛凡说话!”一直未开口的夜振风终于开口,只是第一句话却是责备夜夕烟的。

    白洛凡?原来这就是夜婉晴心心念念的人吗?只是自己的未婚夫,却是不分青红皂白指责自己,还真是荒天下之大谬。

    “你又是什么东西,敢这么说我!”夜夕烟冷眼望去,那眼神犀利,竟是让夜振风一阵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夜夕烟,你怎可对夜将军如此态度?你冥顽不灵嚣张跋扈,目无尊长不孝不悌,简直不可救药!本公子这次来是来告诉你,我们的婚约不算数,你休想嫁入我白家大门!如今,你身中我的麻醉针。”

    白洛凡此言一出,禁地里顿时一阵喧哗。

    向来嚣张跋扈的夜家大小姐竟是被退婚了?早有传言说白洛凡对这门婚事不满意,可是这是太后赐婚,便是白洛凡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如今却又是出现了转机,莫非太后也放弃了夜夕烟不成?众人纷纷看向了夜夕烟,却见她唇角勾起一丝笑意,原本只是清秀的小脸上竟是多了几分魅惑似的。

    “这婚要退,却也是我来退!”

    白洛凡闻言脸色骤然一变,却没想出夜夕烟竟是说出这话,他正要开口,却见夜夕烟道:“你又算是哪根葱,我凭什么要嫁给你?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